主页 > Y泰生活 >Uber何以畅行各国?优步靠交通漏洞前进波特兰 >

Uber何以畅行各国?优步靠交通漏洞前进波特兰

时间:2020-06-09 来源: Y泰生活 点赞: 662

Uber何以畅行各国?优步靠交通漏洞前进波特兰

去年12月,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市长黑尔斯(CharlieHales)正在组织分区听证会,匆忙中漏接了一通电话,来电的是奥巴马选战的幕后功臣普卢夫(David Plouffe)。

跟美国的很多市长一样,黑尔斯也许能猜出来普卢夫想要联繫自己的原因。优步(Uber)在挤进各个城市、迫使政治人物们应对方面已经闯出了名堂。

这家公司在2010年创立,在六大洲超过300座城市提供较廉价的的士服务,估值现已跃升至400亿美元。在普卢夫打电话那会儿,优步已登陆波特兰的几个郊区,在此前几个月,黑尔斯的市政府员工不断要求这家公司暂缓在该市正式运营,好让市里有时间修正的士管理条例。

普卢夫或许是个名声响噹噹的人物,不过黑尔斯并没有立刻回电。

第二天,市政官员从一位当地记者那里得知优步的车子将在当天晚上驶上该市的大街小巷。这家公司竟然玩起了先斩后奏,这让黑尔斯心中五味杂陈。

波特兰刚刚成为首个明文规定可通过Airbnb和其他网站短期租房的城市,而向优步敞开怀抱有助于树立该市积极拥抱分享经济的品牌形象,也是这座城市公有制文化根基合情合理的延伸。

但在另一方面,波特兰可不喜欢这幺咄咄逼人的方式。黑尔斯召来了市交通运输局局长诺维克(Steve Novick)和三位部下,一同给普卢夫打电话。

黑尔斯要扮演的是「好警察」,诺维克则扮演「坏警察」。黑尔斯用手机拨通普卢夫的电话,调到扬声器模式,其他人凑在一边。

一年前,科罗拉多州通过了美国首条共乘法规。此后约有50个美国司法管辖区延用了承认优步和Lyft公司作为新型运输提供商、即所谓「交通网络公司」的法令。

每个政府—不管是市一级还是州一级—都可自行订立相关规章,但官员们最终基本上是拿着优步準备好的那一套保险覆盖範围、资质审核政策和检查条款来编纂法律条文。

也就是说,优步制订规则,各个城市跟着照做。各地条款存在着细微差异,但正如普卢夫所说,「它们的核心其实别无二致。」

优步负责北美公共政策的主管金茨(Justin Kintz)说, 公司的成功「是一则如同时间一样亘古不变的神话—这则故事讲述的是人群的力量。」与此同时,这也是一则关于幕后游说的神话。

儘管优步将自己包装成一个了不起的颠覆者,但它实则深谙政治影响的古老艺术。在过去这一年间,优步建立起了美国最大也是最成功的游说阵营之一,在每个州的议会大厦里几乎都有他们的说客。

它在全国拥有250名游说专业人士,在各州注册了29家游说公司,规模至少比沃尔玛公司高出三分之一。这个数字还没把在市一级政府活动的游说人士计算在内。在全美规模列居第28位的波特兰,有10人代表优步从事游说工作。

他们开始成为市政厅里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市政官员表示,他们从没见到过这幺大的阵仗。在拨通普卢夫的电话时,黑尔斯说他听到了一则「让人不安的传闻」,据说优步打算开始营运了。

「这可真是开了个不好的头啊,」他说。普卢夫报之以长时间的沉默。还未等对方想好回应,诺维克就插话说:「普卢夫先生,假如您不打算照我们的规矩进波特兰,我们会告到你求饶为止! 」

 

在城市规划专家的眼中,波特兰是个公共交通的样板。但在这里仍然存在交通漏洞,对于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居民、残障人士和深夜从聚会上尽兴而归的人来说尤其如此。一直以来人们都知道这座城市的的士供不应求。

根据2012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跟大部份同类型城市相比,波特兰的的士/居民比例较小,司机的时薪只有6.22美元。

这里的的士公司不像主流的选战资助人或者利益团体那样拥有传统的政治影响力,但他们仍然成功抵挡住了变革—至少是暂时延缓了。

对于波特兰这种规模的城市来说,市政厅能应对的事务是有限的。阿尔珀特告诉优步公司,相比的士业务,市里需要优先处理更紧迫的问题,而首当其冲的就是黑尔斯从前任那里继承的2150万美元预算缺口。

「我跟他们解释说,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我们离启动这个进程还远着呢,」他说。可是优步接受不了。「放眼美国,波特兰的贸易保护法令是我们见到过最极端的,」卡兰尼克对一家当地电视台表示。

优步随后请该市由业界代表、司机和社区成员组成的私营公共运输委员会出面,要求撤销一小时的限制条款。与此同时它也部署了一些经典的政治策略。普卢夫将客户跟选举中的志愿者相比,说那次的冰淇淋宣传活动为公司提供了一个有可能为自己摇旗助威的消费者资料库。

在这样一个低投票率的年代,优步在过去的一年就成功争取到近100万人签署它的请愿书。「没有多少私营公司拥有一个如此热情、愿意付出额外努力的客户群,」普卢夫说。在波特兰, 有近1700人在change.org网站上签署请愿,要求「优步把他们的时髦车子带到俄勒冈」。

这家公司还请当地的商界领袖撰写支持信。随着优步在美国的业务重点从高端车转向较为低廉的uberX服务,相应的一整套监管法规都跟以前有所不同,这家公司稍停了一阵子。

「优步确实离开了一段时间,这一点还是值得表扬的,」阿尔珀特说。

近一年后优步回归,波特兰市和优步都有理由认为双方的协商将取得成果。优步改用太平洋西北分区总经理斯蒂格(Brooke Steger)负责当地业务,据阿尔珀特评价,斯蒂格女士较他的前任「好打交道多了」。而波特兰也刚刚修订了Airbnb规章,这足以表明这个城市对分享经济没有多大的敌意。

然而优步仍然是那个优步,它开始围剿波特兰。首先,它在波特兰北面的华盛顿州温哥华市开始营运。「嘿波特兰,我们就在河对岸噢,」它在博客中奚落道。很快优步的足迹进入相邻的几个郊区。「他们基本是步步为营挤入市场,将我们包围起来进而施压,」后来在一次市长级会议上,黑尔斯这样表示。

波特兰通知优步说,他们很快将开始修改的士管理规章,但交通局首先得处理道路不平整的问题,而这需要从政府新的收入中找出数百万美元来投入街道维修预算。在感恩节前后,终于轮到优步正式谈判了。

这家公司要求市里拿出一个严格的时间表,但阿尔珀特做不到。「我不断告诉他们:『请再等等,』奇怪的是,到了最后一刻,当成功就在眼前时,他们的表现好像在说,『好吧,我们放弃。』」

阿尔珀特说。在普卢夫致电黑尔斯后,优步继续着手準备强行进入波特兰市场,它在一幢Loft里举办了一个派对,邀请信上说,这场派对是要显示优步将如何「骄傲地在波特兰(以及它的雨水、怪癖和无数桥樑)安家落户。」派对嘉宾们可以跟抗议标语拍张合影,或者在一个明信片邮寄站「为黑尔斯市长写张便条」。

优步拟定的标语还算友好,叫#WeWantUberPDX(PDX为波特兰机场代码,也常用于指代这个城市)。在这场主张#PDXNeedsUber的请愿活动中,头四个小时里就有超过7000人签名。

经过一周混战,波特兰市在周一起诉优步。儘管对优步的罚款最终总计达67750美元,但该市的执法行动确实笨拙不堪。警方闹出了一些动静,而优步作为回应,关闭了市政府工作人员的帐号,阻止他们使用这款叫车软件。

在那时,波特兰认为他们没有扣押车辆的执法权,可是这次诉讼还是引来各方关注。波特兰居民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优步的违法行为「令人作呕」。

优步一直秉承着「让规定见鬼去吧」的态度,而且在美国各地都还算行得通,但是在跟波特兰的对决时,这家公司刚好处在风口浪尖上。

当时,一位高层谈到了要监视记者,一位印度司机强姦女乘客的新闻登上了世界各地的头版,两位加州地方检察官起诉优步,理由是它在司机的背景审核方面误导了消费者。

现在在一个以改革着称—甚至因此遭到冷嘲热讽—的城市,其交通局长诺维克在接受《纽约时报》採访时说,「优步看起来就像一群土匪。」

优步聘请了一个由当地游说者组成的新团队, 牵头的是贝茨(DanBates),他原本是波特兰市的说客,负责替市里人士在州议会大厦活动。优步在美国各地的游说人员有着类似的紧密联繫。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70多玩网|获得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娱乐 申博sunbet娱乐开户